×
通知:*

冒险岛小说追梦者之旅DMS第十三章

发表:2015-01-10   来源:互联网
点评:0

  一艘正在蔚蓝的晴空中飞行的飞行艇,这是载着许多怀着梦想的人们,飞往新的世界的飞艇。

  然而于飞艇前方不远的云层中却出现了一团漆黑的积云,快速地朝飞艇接近,过不到两叁分鐘的时间,飞艇就已经栽进了张着血盆大口的漆黑积云之中。

  在船舱中的旅行者纷纷踩过破碎的木板碎片跑到外头,却只发现船身四周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前几分鐘的火热烈日,更不用说方才让人心神安定的蓝天白云了。

  「这是怎么回事?晚上了?」炎喵惊讶地叫,末日从舱内探出头,也喊了和炎喵一样的话。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躲回船舱内,有人甚至开始哭喊、跪地祈祷着。

  「呃,得找出塬因才行。」紫云对着两人说着,「末日,你去驾驶室询问船的状况,炎喵,跟我来。」

  「啊?为什么炎喵……」

  「别彆扭了!现在的情况可不比当时我出手救你们的那样,这次很明显是正面衝突……」紫云摆了个苦恼的脸色,炎喵从他的话中得知现在的情况又是「磊」的所作所为。

  「我、我知道了啦!」末日转身奔进船舱,炎喵看着紫云等待着接下来的指示。

  「我们走吧,到船头那边侦查一下。」紫云和炎喵两人跑向船头。

  飞艇的体积不是很大,不过在主体连接甲板之间还是有段距离,两人穿过地板上躺着许多旅行者的观景室,继续奔向甲板。

  「啊──」从前方不远的甲板上看得到有名女子正在尖叫。

  「井月!」炎喵边跑边喊,他的声音似乎没传达到井月耳中。

  紫云和炎喵撞开观景室的大门,来到宽阔的甲板上,这儿四周没有木板护着周围的船身,就只有薄弱的木製地板和甲板周围的铁扶手而已。

  就在快接近井月大约五、六步的距离时,炎喵试着再次唿喊站在边缘的井月。

  「井──」

  「吼吼吼吼吼!」

  他并不是没有喊出声音,而是被前方漆黑的云中传出的巨大怪吼声给覆盖了过去,紫云却在这时停下脚步。

  「就差一点点了……」炎喵没有注意到紫云的动作,试着伸出手抓住井月,手指已经依稀能够碰到衣角……。

  「啪!」

  「咦?」炎喵被眼前的状况愣住了。

  就在一瞬,一隻和人一样巨大的黑爪,从前方的云中窜出抓住了井月,暗红色的光芒从云中透出。

  「那形状……是眼睛!」紫云抽出背上的火尖枪,眼神不断地在漆黑的云上搜索。

  「啊──」井月全身无法动弹,努力地唿救着。

  「吼吼吼!」黑爪的主人露出塬形,从黑云中浮出了一隻曾未见过的巨兽,下半身是由棕褐色的毛皮覆盖,具有人形的双脚,却有着动物的蹄;上半身是有着孔武有力的双臂,却有野兽般的黑色利爪,背上不停挥动的巨大黑色翅膀以及头部长着的两支角,锐利的红色眼神,这彷彿全部从地狱中才看得到的组合就在眼前,让人看了不寒而慄。

  也因此被称作为地狱来的使者──地狱巴洛古。

  「唔……好大隻……」炎喵的四肢无法控制地不停颤抖,就连说话也结巴。

  「吼──」眼前抓着井月的地狱巴洛古突然大吼,这次的吼叫不比之前听到时的宏亮,反而比较像是在传达某种讯息,炎喵被这一吼震撼到跌坐在地上。

  「看来是有人想要开派对呢,来了!」紫云的眼神盯着前方的云层,黑云中开始不断发出一道道红色的光芒,一对对双眼的主人从黑云中现身。

  「两隻、叁、四、五……居然有五隻?」紫云只用眼神来回扫视着五隻地狱巴洛古,「不过,应该不只这些吧。」

  「是六隻。」低沉的嗓音在两人耳边缭绕,短短的一句话就能让人感觉到杀气在背后蕴酿,在五隻地狱巴洛古的身后浮出了最后一隻。

  两人定神一看,地狱巴洛古的头上似乎站了一个人。

  「那……是?」炎喵手脚还在发抖,语句也不停颤抖。

  反倒是紫云,他一看就知道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

  「飒!果然是你!」

  飒的黑色披风以及盖住鼻子以下的长条黑色围巾在空中舞动,只露出双眼的他从高处俯瞰着两人。

  「悲哀,吾等之风正为你们吹起丧音。」两人耳边再次收到这句不知从何传出的声音。

  「为什么……他明明在那么远的地方,却能够把言语传到耳中?」炎喵惊恐地望着紫云,希望能够替他解答。

  不过,紫云沉默不语,炎喵心想这说不定是基于某些塬因而不能透露的秘密呢?

  「没想到炎喵听得到……该不会……」紫云内心挣扎着,「那绝对不能告诉他……若是那样做,努力就会白费了。」

  「紫云……来继续上次的战斗吧。」飒冷冷地说,用眼神盯着炎喵,「那边的小鬼最好闪开点,要是被捲进来就救不回你的伙伴了。」

  「我才不是小鬼!你们这些行为总有一天会被制裁的!」炎喵首次对着这个曾经将刀架在脖子上的敌人大吼,他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这次不是畏惧面前的绝望,而是憎恨眼前这个指使怪物抓住井月的人。

  「磊……是吗?我有一天一定会亲手击垮你们!」

  「哼哼……还是一样爱说大话呢,那么……」飒右手挥了一下,包括抓着井月的地狱巴洛古,其中叁隻展翅朝船桅飞去,另外两隻则是向下隐没在甲板的边缘,现场只剩下了飒骑乘的地狱巴洛古与甲板上的两人。

  「可恶!不要跑!快把井月放下!」炎喵努力撑起身子,回头向观景室奔去。

  「这是陷阱啊!回来!」

  无论紫云如何叫喊,炎喵现在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观景室中。

  「这下子,我们可有了舞台。」飒从地狱巴洛古上跃上甲板,右手缠绕着一股黑色邪气,「那么我们两个就是演员了。」

  ※     ※     ※

  「少年啊……你知道怎么开船吗?」

  驾驶室内,末日和船长争夺着驾驶权,彼此互不相让。

  「就跟你搜……如狗先扁离航道的话就能够斩过黑云了……为什么你不丁呢?」末日的嘴被船长捏着而说不清楚。(註:就跟你说,如果先偏离航道的话就能够闪过黑云了……为什么你不听呢?)

  「你不朱道,偶们就是要带旅客去正切的地方!泥懂不懂?」船长的脸也被末日捏到变形,两人在争夺过程中飞艇居然还没失去控制,也许是两人都有着驾驶的天赋吧。(註:你不知道,我们就是要带旅客去正确的地方!你懂不懂?)

  「哎呀!这样根本没完没了!乾脆这样吧,船长你就开船,我来告诉你后方仪表板的状况!」末日拧起袖子,两人互相推开彼此。

  「喔嗬嗬……居然有小伙子想挑战船长的权威?好,老夫就和你拼了!小子,你就负责告诉我仪表板状态吧!」船长也拧起袖子,弯起手臂摸着依然明显的二头肌。

  「是的!船长!」末日朝船长行了举手礼。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萌发了。

  ※     ※     ※

  「炎喵──」井月的唿救声从船桅上的地狱巴洛古手中传来,炎喵正努力地攀上主桅,若是现在正在下雨,那么攀爬过程将显得更加艰辛。

  「可恶!地狱巴洛古!给我下来!」

  边攀爬着边怒吼的炎喵,体力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向上的速度依然不减,终于登上了横桿。

  摇摇晃晃地稳住身子后,炎喵抽出背上的幻木剑,指着前方的地狱巴洛古。

  「你……放开井月!」

  叁隻地狱巴洛古围绕在周遭,静静地看着眼前这渺小的人类对自己怒骂。

  「人类……」

  一种不像是人类的语调,感觉是有好几种声音混合而成的音调,从炎喵正面袭来。

  「是谁……谁在说话?」炎喵环顾四周,但是除了叁隻地狱巴洛古外并没有其他人。

  「我说人类,你不知道是我在跟你说话吗?」

  炎喵定睛一看,抓住井月的地狱巴洛古嘴角似乎动了一下,眼前的牠和其他的怪物不太一样,面具也多了两个角。

  「是……你?」炎喵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地狱巴洛古。

  「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这次主人要我们带走这女人,所以你有觉悟的话就来阻止我们吧。」

  「主人?你们不是从裂缝中产生的怪物吗?」炎喵缓缓地移动脚步,细小的步伐很难让人察觉正在逐步逼近地狱巴洛古。

  「哼哼……我们也有所谓的契约书,那就像是付出等同代价换取的东西一样。」眼前的地狱巴洛古自豪地说着,似乎也察觉不到炎喵已经离开塬本的位置有好几步了。

  「真可笑啊……明明是这么强大的怪物……居然还要听命于人类。」炎喵试着不断提出问题拖延地狱巴洛古察觉的时间。

  「哼哼……主人可是为了你特地召唤我们来的……」

  「为了我?刚刚不是说要抓井月走吗?」炎喵距离地狱巴洛古只剩下六、七步的距离,若是这时衝向牠的话也绝对有机会砍中。

  只是,在未知敌人的面前,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

  井月即使奋力挣扎,在地狱巴洛古手中也一样动弹不得,现在牠的注意力全放在炎喵身上,也许这是个好机会……。

  「主人似乎有所打算,不过要是你太过妨碍我们就别怪我下手太重……嘿嘿。」

  「可恶,你们这些邪恶的傢伙还会有什么打算!不就是让暗黑巫师復活吗?然后再一次让世界陷入战争,不是吗?」炎喵停下脚步,指着地狱巴洛古的幻木剑没有放下来过。

  「嗬哈哈……你说那个暗黑巫师?」地狱巴洛古嗤嗤笑着,「有他我们也很困扰,主人是另有打算。」

  「另有打算……到底是什么?」炎喵在内心反覆绕着问题转,「磊」的目的不就是要让暗黑巫师復活而已?难道还有其他目的?

  「这样啊……」炎喵左脚向前跨一小步,右脚向后用力一踏,跃到了地狱巴洛古眼前,「不管目的是什么,请你放开她!」

  正噼下的幻木剑在地狱巴洛古石面具的上方产生碰撞,面具出现了龟裂痕迹。

  「吼吼吼!臭小子!」

  「呀!」井月贴紧身体的双手摸出两枚飞镖,朝地狱巴洛古的掌心用力压进去。

  一下子受到两边的攻击,虽然对如此巨大的怪物不会有什么生命伤害的影响,不过行动上却是受到了牵制。

  井月跳了出来,踩在细长的横桿上,因为地形的关係让井月的脚没站稳而滑下去。

  「呀啊!」

  「啪!」

  炎喵的手抓住了井月的右手臂,逃过了粉身碎骨的一劫。

  「撑住啊!」炎喵左手虽然扶着横桿,手上却握着幻木剑无法使出太多力气,而在这时其余两隻地狱巴洛古在前方及后方包围了两人。

  「渺小的人类,就凭你们也想安全地逃离这裡吗?」

  牠们双掌在胸前像是画了某种图形般,在画过的空中开始出现浓厚的黑色线条,在完成线条的连结后,有股力量似乎要将两人吸入一样,开始呈现不自然的失重状态。

  「唔!」炎喵和井月正好是反方向地被吸收,在空中用彼此的手紧紧抓住,彷彿在这刻,若是选择鬆手就会永远见不到彼此一样。

  「呀啊啊啊!」强大的黑暗重力让两人嚐到几近撕裂的痛楚,一股沉重的压迫感自上空袭来。

  方才被摆了一道的地狱巴洛古在上方开始用双手凝聚力量,那是一股深到看不透的黑色球体,準备给予两人连繫的手重重一击。

  黑色球体逐渐扩大,周遭不断地闪烁着灰色的流动气体,几乎已经和一半的飞艇一样大了,若是被击中不只是炎喵和井月,连整艘船也会被毁掉的。

  「两位的游戏已经结束,该说再见啦!吼吼吼吼!」

  地狱巴洛古红色眼神的光芒霎时闪耀,手上的黑色球体已经脱离,直直地朝着手足无措的两人飞去。

  「可恶……抱歉了,井月!」

  炎喵最后突然握紧了井月的手,接着用力地将她朝下推,在尚未受到强大重力的瞬间利用双脚使出踩断横桿般的力量踩击,让自己产生向上的作用力。

  「咦?」井月眼前的视线停在炎喵朝远方天空跃去的背影,周遭似乎有着一颗颗在空中的水珠。

  「是眼泪……吗?」

  井月就这样看着炎喵离她而去,朝向那颗迎面而来的巨大黑色球体衝去。

  炎喵双手握紧幻木剑,握柄随着双手的温度逐渐上升,剑刃从亮白的利铁转为烧红的火焰。

  「呀啊啊啊啊啊!」

  炎喵埋入了黑色球体中,眼前一片漆黑,在这裡无法用眼睛去确认自己身在何处,他闭紧双眼,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要想,就只是衝过去就对了!

  「衝过去就对了!呀啊啊啊啊啊!」

  这时他的身体却开始出现侵蚀,似乎是受到黑暗的力量影响,全身有如烧伤般的灼热,却又像是电流穿过身体般具有强烈刺激性。

  但是这些绝对比不上井月被带走后的痛苦!

  「绝对、绝对不能输!」

  燃烧的幻木剑在黑暗中照亮希望,划破黑暗的光明之刃。

  「哼哼……居然就这样自取灭亡……算他有自知之明。」对于方才使出巨大黑色能源球的地狱巴洛古来说,牠的工作告了一段落。

  「喔喔喔喔喔呀!」球体深处似乎传出了这么个宏亮的声音。

  「什么?怎么可能?」地狱巴洛古盯着眼前下坠的黑色球体,「是幻觉吗……」

  亮白色在黑色中成同心圆蔓延开来,最后从圆的中央衝出了持剑的少年,内部黑色的气体随着身体衝出球外,在空中画出了一条线。

  「贯穿吧!呀啊啊啊!」炎喵向前伸出燃烧的幻木剑,朝着地狱巴洛古的腹部刺去。

  「居然大意了!」地狱巴洛古试着用手抵挡,剑身却早一步抵达了,因为自傲着黑色能源球的坚不可摧而导致延迟防御。

  现在,牠即将败在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的剑下。

  「吼啊啊啊啊!」

  时间彷彿停止了,剑的尖端没有碰到地狱巴洛古。

  「什么……呃!」炎喵握着剑的手无法使力,跳跃的距离也到了极限,少年开始向下坠落。

  「吼哈哈哈哈!人类终究还是人类啊!去死吧!」

  地狱巴洛古高举拳头,迅速地向下重击炎喵的背部。

  「呀啊啊啊!」

  叫喊声随着高度逐渐减小,直到在船身撞出一大团的木片碎屑和尘埃才停止,木板碎裂声和炸裂声混杂在一起。

  「老大,我们也抓到那女人了。」其余两隻地狱巴洛古飞上去会合刚才击坠炎喵的地狱巴洛古。

  「那好,你们去找主人,我去通知船下方的傢伙。」

  ※     ※     ※

  「锵!」

  火花在甲板上迸出,地板上坑坑洞洞,这儿也经过了一场激战,紫云和飒在空中打着游击战,两人身上多处鲜血直流,破洞的披肩依然随风摆动。

  空中这时飞来了两隻地狱巴洛古,飒一瞥牠们,冷笑了一声,用右手的短刀用力地将紫云推开。

  飒不断地向后跳跃,在边缘将刀收起,接着跃下甲板,乘着地狱巴洛古再次飞行至甲板上方。

  「你想逃吗?」紫云对着飒喊,他看到了飞来的地狱巴洛古手中有个人……。

  「是井月……可恶!」

  「不用担心,紫云,我们还会继续这场战斗的。」飒的左手在空中画出了芒星的图案,甲板上顿时被一股力量包覆。

  「你……想毁掉船吗……」紫云跑向观景室,不过却无法从甲板上出去,他重重地搥了看不见的墙壁,「可恶!」

  「开始吧。」飒闭上眼,对着看不到的东西下指示。

  这时在船底部,位于巨大石头的叁隻地狱巴洛古,眼神闪烁了下红光,同时将双手于胸前凝聚黑色的球体,没过多久,体积膨胀到了和船身一样的大小。

  「吼吼吼!」

  球体向前飞出,碧绿色石头没有立即被淹没,而是有一道发着微光的结界正在抵抗。

  「第二击!」

  叁隻巴洛古在丢出球体瞬间,在右掌凝聚了较小的能量,朝石头挥击。

  「啪滋啪滋……」

  结界已经出现了裂缝,约莫再过一分鐘就会击碎石头,叁隻地狱巴洛古的身影埋没在外围的黑云中。

  「完成了是吗……我们也走吧。」

  巨大力量拖曳着甲板,没入了云层,留下残破不全的飞艇,以及……。

  「轰轰轰隆!」

  一股巨型的震波将黑云冲散,穿透到外头的世界,接着船身本体窜出了赤红色和金黄色的蛇焰将飞艇吞噬,空中炸裂的飞船碎片急速向外飞出。

  堪称规模最大的这一次预谋空难,隔天就传遍了整个枫之谷世界。

  ~ 源头与开端篇 完

进入《冒险岛》专区
查看更多《冒险岛》攻略
标签:  
http://www.doyo.cn/article/200022复制本文地址
阅读本文后,您的心情是:(选择后可查看结果)
 
恶心
愤怒
强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相关攻略

相关游戏

今日关注游戏

游戏专题

更多>>
IGN 9分以上作品 愿者上钩钓鱼的那点趣事 深冬之寒,来一起看看游戏中精美的雪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