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知:*

《绝地求生》惊现“军事演习” 游戏该如何本地化?

发表:2017-12-07 10:55   来源:游民星空   作者:   编辑:库玛丽
点评:0

  11月22日,即腾讯通过微博正式宣布将会代理《绝地求生》当日的下午,在《绝地求生》测试服国区第二轮测试中,刚坐上前往绝地岛的人们,就发现了一件“该来的总会来的”的大事:在游戏的飞机机翼和降落伞上,都打上了“军事演习”四个大字。尽管后面的更新中这些字样很快就消失,但经验丰富的玩家们心里明白,在即将到来的《绝地求生》国服中,原本的“大逃杀”可能要改头换面,变身“特种部队搞军事演习”,或是变成“公司百名员工爽玩真人CS”。

游民星空

  《绝地求生》测试服中打上的“军事演习”字样

  正如公告所言,“将对游戏中不符合相关规定的内容进行调整,并进一步突出游戏的团队协作和公平竞技属性……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惯与道德规范。”以此观之,《绝地求生》的入乡随俗基本是板上钉钉了。

  审时度势的游戏厂商

  虽然早在国服开始测试之前就已经在测试服中率先测试“演习化”,但在文化适应的方面蓝洞显然不是跑得最快的。作为同类游戏的《荒野行动》,不仅抢在《绝地求生》还在测试攀爬系统的时候,就已经在正式服部分实装了这一功能,也更早地将游戏故事背景改为了军事演习。一进入游戏后,类似的迹象可谓随处可见,比如游戏大厅中醒目的红底白字横幅,进入游戏后“这不过是一场演习”的提醒:还有倒计时上方“争当维和先锋”的提示语、甚至连“毒圈”也改为了“信号区”。换句话说,逃往中心区的行动,实际上只是一次追逐Wi-Fi信号的旅程——游戏中一片祥和景象,玩家的脸上也洒满了灿烂的笑容。

游民星空

  《荒野行动》已经抢先一步开始了“军事演习”

  话虽如此,类似的和谐行动在《绝地求生》火起来之前就早有先例,毕竟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国情,哪怕是公关经验最为丰富的大厂也免不了踩雷。2010年EA发行的《荣誉勋章》多人模式中,玩家就可以扮演恐怖分子和美军进行对抗,虽然发行时也有顾虑到可能带来的不良反响,但制作人帕特里克·刘还是信心满满地说:“怎么说它也只是一部游戏而已,相信这一点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游民星空

  《荣誉勋章》事件中,恐怖分子最终被改为了“反派角色”

  事件的发酵很快就超出了他的预想。很多社会团体和阵亡士兵的家属都对此表示抗议,认为让玩家扮演恐怖分子“杀害”美军是对阵亡士兵的不敬,但到了这地步,开发《荣誉勋章》多人模式的DICE依然头铁地表示不打算去掉这项内容,直到这事被捅到国防部长的办公桌上。很快全球各地的美军基地内部就对《荣誉勋章》下禁令,因为游戏“提供给美国的敌人们‘如何杀死美国士兵的演示’”。最终在愈加膨胀的压力面前,EA也不得不服软,“取消”了游戏中的塔利班阵营——尽管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对文本稍加改动,把恐怖分子替换成“反派角色”而已。

游民星空

  别看我们剑拔弩张,其实是反恐部队之间一片和气的演习

  虽然每一本语义学的教科书,都会在开头说明“文字符号和现实世界没有指涉关系”,但由于人类的意识具有联想能力,文字和现实之间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有了无数同行先辈的经验教训,育碧在《彩虹六号》发售之前就提前把曾在预告片中露面的恐怖分子人间蒸发了,游戏背景成为了多国反恐部队齐聚一堂其乐融融地进行反恐演习。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干员的技能总是这么好用——毕竟只是在演习,导演说了这个技能有什么作用,队员们也就只好乖乖“中招”,小小的地图其实是奥斯卡演技训练课堂。

  商机与负担

  我手头上有一本人类学教科书,标题是《丰富多彩的人类文化》,也许对于人类学家来说文化的多样性是一件好事,但游戏的营销人员绝不会产生同感——多样性的“副作用”在于,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人看起来会有不同的意思。哪怕是最简单的绿色,在美国人看来是“美元/自然”,在中东国家代表着“天堂”,而在中国则是……“原谅”。因此一款游戏如果想销往更多的国家,就不得不在内容上针对当地文化进行一定的改变和妥协。

  对那些财大气粗的开发商而言,各国之间的文化分割未必是一件坏事,毕竟这意味着一种在本国成熟的游戏模式可能在其他某国依然因为文化的原因未能推广开来,所以只要花点功夫开发适应当地文化和法规的游戏,就能打开一片未被发掘的“蓝海市场”。

游民星空

  《苏丹的复仇》在人物设定上完全符合中东地区的文化并以此打入阿拉伯国家市场

  《苏丹的复仇》在中东的成功是这种战略的典例。因为宗教和语言上的限制,甚少有人会想到涉足中东的游戏市场,尽管那里的用户往往富得流(石)油。因为工作时间短,收入高,境内又不允许卡拉OK和酒吧之类的娱乐活动,沙特阿拉伯的玩家实施上拥有巨大的游戏消费潜力。根据阿拉伯地区手游发行商Tamatem的统计,沙特阿拉伯的平均每付费用户收益高达270美元,位居全球首位,乍看之下大佬满地走的中国手游每付费用户收益平均却“只有”32美元。

  从中发现商机、开发针对中东市场的游戏《苏丹的复仇》的,就是一家中国游戏公司。游戏每处细节都十分符合当地文化特征:从右到左的聊天框、戴头巾的聊天表情、没有酒和猪肉、左牵黑豹右擎苍鹰的游戏角色能让人想起阿拉伯鼎盛时代的历史……游戏迅速虏获了闲来无事的土豪们,霸占沙特游戏畅销榜两年,月营收达到600万美元。

  看着满是商机,但如何让游戏不触犯当地的文化禁忌是一个成本巨大的负担,往往横亘在那些试图将游戏销往全球的小型工作室面前。

游民星空

  这段短暂的上架经历迅速成为了历史

  《这是我的战争》的开发商11 bit studio就面临过如此难题。工作室的成员坦言在伊朗发行时曾遭遇了巨大的阻力:“我们当初为了让《这是我的战争》能在伊朗发售,对游戏进行了非常多的调整,那段时间简直忙得焦头烂额……”不过这次积累的经验似乎没能帮他们叩开中国市场的大门,《这是我的战争》2016年11月曾短暂在那时还叫TGP的腾讯游戏平台上线,持续不过半年,在以“版本升级”为由临时下架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不久之前,该作品又悄然从腾讯WeGame游戏库中下架,具体而言,有玩家此前买过这款游戏,然而如今在已购买游戏库中也找不到游戏了,据WeGame官方表示,《这是我的战争》下架是因为要重新送审,恢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进入《绝地求生:大逃杀》专区
查看更多《绝地求生:大逃杀》新闻
标签: 动作 冒险 
http://www.doyo.cn/article/340832复制本文地址
阅读本文后,您的心情是:(选择后可查看结果)
 
恶心
愤怒
强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相关资讯

今日关注游戏

游戏专题

更多>>
TGS 2016东京电玩展前瞻 主机玩家的福音 鬼门大开 鬼怪当道!盘点惊悚题材的鬼玩游戏 太空探索大热受追捧!高自由度太空探索沙盒游戏